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alking Tour

你是谁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,在绝城的荒途里辗转成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他们说,查无此人  

2011-02-16 15:09:15|  分类: 行舟小憩。孤单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单程车票。拉萨城。

时间已经过去了十月底,寒冷又多了几分。十一月,回去的单程车票。

西藏的十一月比及其他地方的要寒冷得多,今天在拉萨城里转了一圈后,才决定买些东西带回去。十一月六号你的生日,十一月七号,我的生日。可是我已经忘记现在你的年纪,也不知道现在你应该需要些什么。也许现在的你应该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孩,过着平平淡淡地农村的生活。。。所以我只买了点特产准备带回去。

十一月。火车站。

想起十年前的日子,我坐在这辆火车上告别了生活已久的地方,告别了过去惨不忍睹的生活,一个人毅然决然地离开了。而如今十年的日子恍然如梦,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那些刻骨铭心飘荡在西藏的日子,不断地在眼前浮现。可是尽管如此十年来却从来没有过回去的念头。我厌倦了那里的生活,痛恨那里的人,还有我歇斯里地想要忘记的一切让我恐惧,逃离是我唯一解脱的方式。列车穿过荒原的时候,巨大的落日在接近地平线的地方消失了,如同十年前的景色一样。我还记得在没离开之前,我唯一一个朋友跟我说,如果你想逃离这个世界,就一路向西,在日落之前到达地平线。其实到达西藏之后,我在那片荒原上试过,根本不可能在日落之前到达地平线,人所行走的速度总是不及日光,所以我们永远都摆脱不了这个世界。

不知过了多久的时日,在某天天微微亮起的时候车到站了。

回忆。十年前。

像被撞击了后脑一样,下车的那刻,十年前就决定要忘记的一切全部像影片一样在脑海中放映。

懵懵懂懂的我被领到两个陌生人面前。他们让我和其中的一个男人叫爸爸,和那个小男孩叫哥哥。我恐惧地往妈妈身后躲了躲,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和我一般大的小男孩,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我所谓的“哥哥”。他长得白白净净的像个小女孩,其实是很好看的。他一直低着头看不出是在哭,还是在笑。

就这样,我成了他们家的女儿,我的妈妈也成了另一个人的妈妈。那些还没来得及长大的日子过得很辛苦。他的爸爸脾气很暴躁,会因为一小点错误撕掉我整个幼儿园的书;他们家很穷,妈妈竟然还得为了我想吃苹果去和邻居家借;而他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,总是和我抢东西,可是我从来都抢不过他。在别人有玩具有童话、单纯美好的童年生活里,我就这样、、、挺过来了。

后来,长大点的时候,我恋爱了。男生是个会抽烟,在学校打架很厉害,很有地位的那种。他每天晚上都会送我回家,可惜,不幸的是很快被他发现了。于是,他把那男生堵在了回去的路上,让他离我远点,自然打架不可避免。没想到那个男生出手真狠,把他打进了医院。事情越闹越大,我的事情也败露了,我被狠狠地打了一顿。那时,我发誓,我一定恨他一辈子。

十八岁,我的成人礼被鲜血染成了红色,一起都结束了。小时候怎么都摆脱不了的苦难结束了,和他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结束了,这个怎么看起来都不和谐不完美的家,也结束了。

我的爸妈因为车祸双双离世,留下我和他守着空荡荡的家。只是我知道,我已经不能再呆在这个原本就不属于我的家里了。那个我偷偷听到的,他们的对话,切断了我和那个家所有的连线。

姑姑:我哥留下来的财产怎么办?

叔叔:先想想两个孩子怎么办吧!

姑姑:我们家的孩子已经够我受的了,孩子我不管!

爷爷:财产就留给儿子,女儿毕竟不是亲生的。

叔叔:阿浩,你就跟叔住吧,这房子就卖了吧。

而他自始至终坐在那里一语未发。呵,这样的对话从头到尾竟然只有一句“女儿毕竟不是亲生”是关于自己的。

于是我独自离开了家,离开这个村庄,这个城市,没有和任何人告别。

寻觅。查无此人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何原因会再次出现在这里。也许十年可以慢慢原谅很多事。不那么恨了,所以回来了。

原来的小村庄变成了马路宽敞的城镇,原来的房子也变成了平地。那么,他呢?我拿出小时候和他一起照的照片,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泛黄,也因为自己的憎恨几次被揉成团。我指着照片上的小男孩问路人:“您认识他么?他叫原浩以前住在这个地方的。”“唉,这家人可怜啊,父母都出了车祸,听说女儿疯了,死在了外面。不过儿子混得不错,听说当了大明星住在城里了。”原来,他们就是以这样的一个借口结束了我消失的全部理由。

回到城里的时候,已经到了晚上。这个我曾经读过三年高中的地方也已经变了模样,可是这里的夜空一点都没有变,还是一样的、、、突然记起她曾经说过的,她说,你相信么?这个城市的夜空一定盘旋着许多人的灵魂,所以,它才会这样的神秘。那么,她现在怎么样了呢?我唯一的一个朋友她还好么?

第二天我去了村里人给我指的小区,我拿出照片给门口的大爷看,问他有没有见过这个人。他说,没有这个人。我想可能是现在的模样变了,于是继续问他:“他叫原浩,这是他小时候的照片,我听说他住在这里。”“我们这里没有叫原浩的,你找错地方了。”就这样,一连几天我都无处打听他的消息。十一月六号的时候,我决定回学校看看,如果还没有他的消息,我就回西藏。

学校里新栽了很多香樟树,这种在南方才生长的树木,竟然也能在北国生存下来。塑胶操场上落满了还没来得及清扫的落叶,一个身影出现在草坪的中央。我以为是我出现了幻觉,可是我分明看到她回过头来看向我,然后起身走向我,对我说,你回来了。我走过去抱住她,“我回来了,回来了”。当我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,她说她在这里教书,她说她嫁给了我哥,她说我哥已经离开一段日子了。

“离开?他去了哪里啊?”她抬起头,指着头顶的天空说,那里!“怎么会、、、、”“你一离开家,他就到处找你,像疯了一样,他找遍了整座城市,才知道你是真的决心要离开这里了。过了几年,我们结了婚,日子过得还算平静,可是他还是没有放弃找你,周围的几个小城也被他找遍了。后来有个人说他歌唱得不错,让他去上海发展。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,因为他知道你一直想去上海,也许能在那里找到你。你走后,他就不停地在学校里种这些南方生长的树,很多树苗一种下去没几天就死了,可他还是不停地种。后来他在上海被人骗了,骗取了身上所有的钱,可是,当我去到上海找到他的时候,他还在街头拿着你的照片不停地打探你的消息。”泪水瞬间奔涌而下,我想到这竟然是我第一次为他流眼泪,便哭得更厉害了。“我去了西藏,我想找到逃出这世界的路径,你不是说只要一路向西,在日落之前到达地平线就能逃离这个世界么。可是,我还是没能做到。”“我们逃不出去的,我们终将在这里老去、死去,我们的灵魂还得葬在这里的夜空中。我们逃不出去的。我带你去看看他吧。”

开满野菊花的山坡上,一座座坟墓拔地而起。原来我们的灵魂、肉体在死后都不能得到解脱。“他怎么死的?”我伫立在墓碑前,看着他的照片上依旧年轻的笑容,突然觉得心疼。“车祸。有个人说在河北看到了你,他在去往的路途中,在高速上发生了意外。”“又是因为我,爸妈为了赶我的成人礼出了车祸,哥哥为了找我出了车祸,原来我才是这个家的罪人。你也很恨我吧?”我转身面向她,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不再是曾经的年少轻狂,不再是那个一起对抗着这个世界的小女孩,我仿佛看见所有的花瞬间失去了颜色,犹如我们一同老去的年轻容颜。她冷冷地笑了笑,和很多年前一样,仿佛还是那个倔强的小女孩。她说:“我不恨你,因为原浩他不恨你。她说小时候你获得的疼爱比他多得多,他也想要讨厌你,可是你毕竟是他妹妹,尽管你们没有血缘关系,尽管这么多年你从来没叫他哥哥,你也还是她妹妹。就凭这一点,他不恨你。”是啊,这么多年,我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竟然从来没有叫他一声哥哥。“哥,我来看你了,不知道你还听不听得见。如果你逃出了这个世界,你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啊。”

野菊花在十一月变得芬芳满地,找不到逃离世界的路径,却终将查无此人。

 

 

他们说,查无此人 - walking tour - Walking Tour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